yiyi

理性的浪漫

抢亲记(魏白)

一百次重新读档之二

对这个系列感兴趣可以戳主页,主要是一些魏白比较有意思的脑洞集合


代嫁新娘魏x土匪头子白,ooc,大老师友情参与

 


0

最近城外山头土匪大帮主很是烦恼,他家小弟白亭山到了适龄,可奈何一入这匪帮深似海,良家闺女全看不上呐。

而且他家这小弟还是个忒耿直的性子。像是前几天好容易托村口媒婆给相了个姑娘,人姑娘就给递了篮放了书信的水果来。结果过了几日都不见消息,去打听了才知道,白亭山将水果都吃完了,信也没发现。姑娘就不乐意了,再说也不愿来了。

 

这咋嫁得出、呸,怎么娶得到婆娘呢。

 

真真把大帮主给急死了。

 

恰好这时,匪帮里极机灵的一人小声嘀咕,咱们不土匪嘛,给白二少抢个压寨夫人回来呗。

 

咦?

 

好主意。

 

大帮主顿时豁然开朗。

 

 

1

 

北洋年间,甄贾城张灯结彩,贾大少穿着身特喜庆的红马褂带着迎亲的队伍去街娘子。他要娶的是隔壁魏家村的魏村花,远近闻名的顶个顶的大美人。

 

然而,此时魏村花家里却没见着村花的影子,只有魏家小弟勋花被自家亲娘硬塞到新娘裙里,不安地张望。唉,这事儿说来话长,主要是他姐不干跑路了,这婚约又关系两方团结,逼不得已,出此下策。

他亲娘还在旁边安慰他说,哎呀,勋花啊,你放心,我跟山头土匪商量好了,他们会过来把你劫走的,这样贾家也不会发现,放心吧!

魏勋花就心里苦,被土匪劫我放心个毛线。

 

不过,怎么着他也拗不过魏家娘子,所以就只好委屈巴巴地登上了花轿,蒙着盖头上路了。

 

路上,鸟语花香,春日的气息很浓厚。土匪们也极守信用,就在轿夫们说着今日这新娘真他娘的重时,就见一人白色短打,帮着一根头带,骑着骏马,从天、咳,从坡上摔了下来……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还好这人赶紧爬了起来,拿出把长杆土qiang扛肩上面对迎亲队,喊道,我是白土匪,来劫新娘的!

 

哦呦,我的祖宗,这土匪到底靠谱嘛。

魏新娘在花轿里真真要把一口大白牙咬碎,然后,他偷偷揭开了头盖,透过轿子帘小缝,远远看到了个身材清瘦,容貌俊秀,额角微微沁出的汗珠仿佛都在发光的少年。

 

那就是,外号白亭山的,魏家村头著名的,土匪。

 

 

只见少年大刀阔斧、单枪匹马闯入队伍中,枪蹦蹦地响了几下,那些雇来的轿夫便落荒而逃。贾大少跟仆人们瑟瑟发抖挨在一起,哆嗦了一下说,好汉,有、有事要烧纸嘛,饶命啊。

嗯嗯,让一众人如此闻风丧胆,是我白亭山本人了!

就是你们说的方向不太对啊……少年一转身才发现他们不是对着自己说的,而是对着反方向大帮主带的大队人马。

 

 

待一切尘埃落定,大帮主就说,那亭山你把新娘子抱出来吧,注意,不要惊了人家啊。

少年便三两步跑过去,撩起轿帘,抱起新娘一气呵成。

接着摔倒了。新娘子一屁股压到了白亭山身上,少年仿佛听到了自己肋骨哭泣的声音。

苍了天了!这新娘子怎么这么重、还这么高!

 

疑惑地仰头,他便对上了,如海一样深、如天一样广的含情脉脉的双眼。

新娘子开口就是一段很是爽朗不羁的笑声,接着利索地从少年身上下来,然后一把横抱起了捂住肋骨的白亭山。

 

没事哈,我抱也一样。


Tbc

 


评论(9)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