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北漠一役(三九)十一~十二


十一


 


杨肃走出大帐时一身冷汗,如今的圣上再也不是当初带着他们策马游猎的太子了,眼中除却豪情壮志更多了几分不怒自威的墨色。君心难测啊,也许很多人没有发现,自从九王叛变后,营中另一位王爷竟莫名消失。


许是齐晟另有安排,本也不必跟他们这些臣子说。他略显失落地想。


“兄长……”忽而耳边传来杨严犹豫的低唤,杨肃这才抬头打量起自己这弟弟。


“何事?”


“我……我听说九哥……不,我是说九王被找到了。”杨严虽仍显单薄,身长却已高过杨肃,故站在面前竟有些隐隐压迫感。


“不错。”仅仅点了点头,杨肃却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反而责问起杨严,“圣上不是已派你去平宁了么,为何还不动身?”


“今晚便走。”杨严也固执,抬头看着他兄长,抓着他的衣袂,神色竟透着请求。“他在哪?”


杨肃见他这般,心里沉了一下,挥开他的手把他按到角落,“你给我听好,他如何已不关你的事,现在就给我去平宁!”


“可是……”


“我杨家满门忠烈,他既已负叛乱之罪,你便要好自为之!”杨肃压低声音附到他耳边道,“况且圣上自有定论。”


 


 


实际上齐晟此刻的面临两难的抉择,一方面北漠战事虽显明朗,但仍要堤防鞑子是否会重新袭来。而京城方面,今日传书过来才知道,就在他们与鞑子交战时,徐灏竟领一些暗中不满齐晟的大臣以他好武喜功、劳民伤财、无治国之才的名号逼迫太后废帝另立。因先前出兵北漠齐晟执意之为,而又久战不胜,早已让很多大臣不满。况且,宋嘉领兵围困城外,张家领禁军独立支撑,怕也撑不了太久。


他之前暗中让齐铭带王府军队回京,已是险棋一着。此时朝中需要能主事之人,切不可任由徐灏等人把持。


 


 


其实齐晟没有料到的是朝中有一个人站出来了,就是都察院的许辰。


齐铭几日前就到了京城,然而竟是无法进入。驻在城外几日,便只好派人去打探消息。这才得知朝中已是乱做一团。


由于齐晟不在朝,遇宋嘉围困,便请出太后垂帘。


徐灏如几日前一样,列举着齐晟十宗罪。


“徐相此言差矣。”一个面目谦和的青年出声打断徐灏的上书,朗声道,“那不知徐相认为这应立谁?”


“老夫看九王齐翰素修文武之徳,待人谦厚。”徐灏对这人却是没大有印象,一边答道一边打量起许辰。


许辰听此言微微一笑道,“徐相此举甚是蹊跷啊,九王绝不可。”


“为何?”徐灏皱起眉,心里却有些不好的预感。


“叛国之行罪可当诛,我手中有九王齐翰勾结宋党图谋篡位的凿凿证据,徐相可知?”许辰从袖中拿出一本折子,转身面对太后恭敬道,“奏请太后明鉴。”


一丝冷汗从徐灏额上滴下,他面色铁青,手暗暗紧握。


许辰此刻也不平静,他望着递上去的折子,双目轻垂,掩去眸中不忍。


九王,这便报了您当年之恩。


他心中暗想,瞥见徐灏难看的脸色,也不觉叹了口气。


“徐灏你与北漠左邪王互通的信件可也是情真意切。”


“况皇后所语,九王阵前投敌,你与宋嘉同谋刺杀陛下,论罪当诛,何以立朝?!”


一时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原先支持的徐灏的一些老臣也都相互四顾,退了几步。










十二


 


“咳咳!”抱膝倚在墙上,齐翰掩袖低声咳了几下。狱中总是阴暗潮湿,偶尔照进的几缕日光也不觉暖意,或者只怨自己画地为牢吧。


他低低笑了声,抬臂遮住了双眼。


不过,乾坤蛊仍未完全除去。他怔怔地想,自己还不能死。


 


“陛下,这边请。”忽然一阵开锁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抬眼却见那衙役引着一位身着玄色深衣绣金线的青年进来,不是齐晟又是谁。


“齐晟。”齐翰将名字在心里反复半天,终是念了出来。


齐晟却没有言语,双眸深沉,面色冷峻,却是直接跪下将齐翰拥在了怀里。


紧得像是一座囚笼。


齐翰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挣扎着要离开,见挣脱不了,便强撑起一个笑,轻缓道,“三哥这是做什么。”


“朕,以为你死了。”


刚想回他没死也被你勒死了,却被喉中涌上的腥甜堵住了话,掐着手心硬咽下,才平复气息道,“多谢三哥还关心一乱臣贼子。”


自己方才竟恍惚成少年时了,齐翰暗暗自嘲道。


“你告诉朕,不是你做的。”扶起他的双肩,齐晟注视着他的眸子,里面是自己笃定的影子,“朕近些日子记起了年少时的一些事,你可知……”


“我说你就相信么?”齐翰打断道,他藏在身后的掌心被掐出了血,强迫着自己清醒。


不能乱,已到收局时,绝不能出错。他咬咬唇提醒自己。


齐晟又沉默了,许久才用手抚上他唇上浅浅的痕迹,轻声道。“你这一有事就咬唇的毛病还是跟以前一样啊。”


“只要你说,我,就信。”


齐翰闻言竟是有些颤抖,他低下头小声道,“没有,都没有。”却不等齐晟喜悦达到眼底,复又带着一丝嘲讽的抬头笑说,“我都不信。”


“齐晟,很多事情已经变了,你和我也是。”


他面上总是很少有强烈的感情外露,永远浅笑温润的如玉君子,此刻竟因少见的情意波动让玉染胭脂,唇也不似方才苍白,带起几分艳丽动人。


齐晟不禁吻了上去,好像是想把他那些冷漠绝情的话都吻去,他便还是他记忆里那个纤尘不染长身玉立的白衣少年。


“唔……嗯……”齐翰推开他,竟是一手扇到他面上,“你当我是你的那些妃子么?!”


胸口起伏几下,待平复呼吸后,他想想又挑眉道,“那江映月倒是痴情,诈降做得也妙,否则我如何可败。”


齐晟听到此处却是抿起嘴角,沉默地离开。


他刚刚走出狱门却是感到一阵眩晕,不觉扶着墙,却是执意一步一步走出。年轻的帝王显得孤独又落寞,远没有大漠落日来的灿烂多情。


 


看着齐晟终于走了,齐翰才脱力似的靠到墙上,紧紧闭着双眼。双睫纤长微颤,眼角无声地落下一滴泪。


 


狱中一面后,齐晟愈发沉默。待战势稍定,便遣兵回京,仅留下杨严、杨肃二人处理余下军务。










————————


前面埋的梗一点点续……齐铭真的消失好久了…… 二哥心好累~


刑讯梗就放以后吧,等小九养好身体,可以带一堆小孩愉快的玩耍。


其实我觉得三九兄弟这是个大问题啊,太后会气晕的,成祖会吐血的。然后脑补下其实九妹/三哥是被抱养的,然后又想到了一出宫心计。


讲真,小九为后,不知道会成为武则天还是长孙皇后……心疼三哥几秒……

评论(3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