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暗部(止鼬主,ooc,雷点甚多)大纲文

长大了后再看火影,越发觉得像是鹅妈妈的童谣。

背景架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世界

雷点很多,慎入啊,不接受或者被雷到抱歉啦

火之国有一支秘密特工部队,代号暗部。加入后,所有荣耀舍弃,这份工作永远无法昭布于众,死亡也会以特殊方式处理掉,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家人知道的只会是一次普通的意外。


宇智波家是参与火之国建国革命的军人世家,现任家主宇智波斑是火之国五星上将,同时也是该特工部队的直接领导者。并不是每个宇智波都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宇智波家只有斑和火之国军部高层知道。可是火之国军部高层认为以斑为首的宇智波家十分危险,军队力量太过强大,要求宇智波家的新一代加入暗部。


鼬是宇智波富岳的长子,十八岁,外人看来他是一个因身体从小不好而不被富岳重视的弃子。按照正常的道路是像佐助一样从小被送到高等军事学校,跟首脑嫡系鸣人一同培养,以后是要继承宇智波在军队的所有势力的。连富岳都不知道的是,鼬从十五岁就加入了暗部,是他说服斑放弃了佐助,选择他。


鼬的青梅竹马是宇智波止水,止水是宇智波家的天才,两人从小就关系好,止水承诺鼬二十岁那年就向他求婚。止水大鼬五岁,已经在火之国另一强悍的特种陆军部队呆了八年,上校军衔。


鼬这次接到的任务是到水之国暗杀一位窃取了火之国秘密文件的军火商。他一向是暗部里最出色的情报获取者与暗杀者,为此,他已经在酒吧Roll潜伏了三个月。这次任务的搭档是旗木卡卡西,他是叔叔带土的写作死对头,读作挚友。托得带土的功劳,卡卡西经常去鼬他家,但是带土显然也不知道卡卡西也是暗部的人。卡卡西伪装成保镖混进了军火商的视线,从他的情报可以得知,军火商是个异常谨慎的人,要想不动声色接近很难。鼬花费了十天时间研究军火商的资料,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就是这个人每月定期来Roll酒吧,每次会带不同的小男生过来。


装成青涩的小男生对于鼬来说毫不费力,如何让他人对他失去戒心,放松警戒,鼬一直做的足够好。为了保证资料窃取的成功,鼬在Roll布置了很久。为了把鼬带到军火商的视线里,卡卡西易容成了军火商的一个合作伙伴,将鼬献给军火商作为礼品。第二月,军火商将鼬带到了Roll。军火商的确谨慎,他每次都会将男孩子带到一个装着监控的房间,为了安全起见,会让自己的人监视一整晚后再享用。鼬注意到水里有催情物,为了获取信任,他没有犹豫。卡卡西作为所谓的自己人同军火商一同看着监控。按照鼬的计划,只要军火商进屋,获取他身上的密钥,然后卡卡西就可以远程操作打开存有资料的保险箱。


卡卡西相信鼬,直到他看到监控里走进来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这是军火商最后的试探。卡卡西和鼬都这样想,卡卡西看见那个男人撕开鼬的衣服,粗暴的分开双腿,进行了一场残忍的性事。卡卡西紧了紧手,他知道鼬做的非常出色,开始恐惧的表情到无助的颤抖,以及长时间春药折磨的呻吟,甚至到被男人在性事中折磨的痛苦都十分到位。即使他知道鼬可以一出手就解决掉身上的男人,那样所有的努力也就付之一炬。军火商很满意,随后起身去了鼬所在的房间。

一切按计划执行。

鼬精确地打晕军火商,将密钥传给了卡卡西,并快速从规划好的路线撤离,与之前在床上的男孩判若两人。可是算漏了军火商在昏迷前下达了暗杀命令。纵使鼬身手卓绝,在强大的火线袭击下,也被迫伤了左臂,断了一根肋骨。还好最终计划成功。

回去的路上,卡卡西本来是说,鼬既然受伤了应该多休息几天。可是鼬执意要赶回去,因为止水的生日要到了。




恰逢止水也刚刚出完一趟任务,大家给他开了个聚会。止水并不知道鼬在暗部,在他心里,鼬还是在中文大学读他的历史系。所以他很心疼地抱过鼬,问他怎么手折了。鼬有点在意他怀里的温度,慢慢地开口道,骑车摔着了。周围的朋友哈哈一笑,也说鼬身体不好还是少做这些运动。只有止水温柔地啪唧一声亲到鼬的额头上,鼬真棒,以后咱俩一起骑车出去旅游吧。

俩人的生日离得近,这次又是鼬二十岁成年的生日,尽管家里人不重视,也被止水拉过去说是有惊喜。

止水知道鼬身体不好,很多人也劝过像止水这样聪明阳光温柔值得一个更好的伴侣,而不是像鼬这样或许上个床都要百般注意。其实,止水跟鼬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他总是温柔地笑着对鼬说,第一次一定要等鼬成年,搞个隆重仪式。鼬就会有些怔怔地看着他,鼬是个比较会发呆的人,可是止水看到鼬的耳朵红了。

小时候止水喜欢玩鼬的头发,长大后也会帮他剪头发。鼬每次等止水出任务或者自己出任务都舍不得剪头发,想等止水回来帮他剪。他是个有些天真的人其实,或许因为从没得到太多,所以要的也少。虽然面上有些迟钝,但是很多事情能让他很开心,比如佐助这次回家带来了一个朋友,这是佐助第一次带朋友回家。佐助还看自己手伤了,一边叫唤着笨哥哥,一边帮他写了历史论文。

唯一有点愧疚的大概是对止水。

他成年的那夜,止水真的准备了浪漫的烛光晚餐加铺满玫瑰的总统套房。很温柔地亲吻,很耐心地扩张,问他可不可以把第一次给他。鼬这个方面有点迟钝,只好咬着唇努力压抑呻吟,最后才努力蹦出一句止水。鼬不是很高又很清瘦,有身体的缘故,也有过早进暗部的缘故。暗部的训练比较特殊,他基本体型就停留在了十五岁。相比较来说,止水因为在特种部队常年训练,身材高大,很轻易就抱起了鼬。

“鼬,你在想什么。”

止水做完后,抱着他问。

“……唔……三色丸子……”

鼬其实很怕疼,喜欢甜的味道。

“那嫁给我,给你好多好多三色丸子好不好?”

止水今晚太兴奋,脑子也开始不清醒了。

“嗯……还要给佐助吃,他也喜欢。”

佐助在一定会吼我才不喜欢!我喜欢番茄!

鼬不自觉地笑了出来,止水又啪唧亲了一口。喜欢三色丸子的鼬也甜甜的。


后记:强烈安利B站视频木什维尔白桦林的视频,那种革命爱情的即视感太强烈。止鼬粮真的好少,只好自力更生了。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