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红颜旧(鸣佐)1

设定:原著背景。四战后,鸣人成家,佐助单身,小樱单身成为医疗队长。后,佐助因一次S级追杀任务死亡。若干年后,视角为小樱

雷点:人物死亡预警,有樱佐,小樱单箭头,有鸣雏,政治婚姻。



当看到镜中自己仍然保持着二十多岁的模样时,春野樱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曾经在四战中肆无忌惮地说不需要用忍术遮掩面容的自己,终归也难免这样做了。

毕竟衰老是每个女人都不想面对的,有的人只得跟着岁月身不由己,有的人则永远留在了青春时代。目光触及到墙上泛黄的七班合照,她不由地想,佐助你一定是故意的,丢下我们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仍然难以忘怀她亲手签下的那张纸,宇智波佐助 殁。当时自己的哭了么,记不清了。只记得鸣人那个家伙紧紧把自己的按在怀里,那也是第一次自己没有一拳砸开他,而是也抱住了他。

她其实清楚的,关于佐助和鸣人。

那时的鸣人已经成为火影有一些年头了,他代表的是整个木叶,再也不能是那个全世界追了五年只为寻一人的鸣人了。他的泪水,他的膝盖,他的眉头都不能再只随一人而动。春野樱当时能感受到,他的身体也在颤抖,泪水在心中毫无声音的流,却带着最大的悲哀。

自嘲地笑了笑,春野樱整整头发,披上白色医疗忍者的外衣向外走去。



她年少的时候特别地喜欢佐助,那时的佐助俊秀、富有才华,有着小女生所憧憬恋人的所有特质。可直到真正结成了第七班,一起共同经历了许多事情后,她发现她肤浅的喜欢并不能在佐助心中占到几分,而且佐助的背后有着她所触碰不了的黑暗的色彩。女孩子胆怯了,与此同时,另一个男孩子却毫不犹豫地一个箭步踏过她追了上去。是了,从自己想把希望寄托在鸣人身上时,自己就输了。

春野樱开始不喜欢鸣人,还有些讨厌。小孩子哪里懂得什么,都是人云亦云地传啊说啊,殊不知伤害也最大。然而,就是鸣人,最后兑现了他的诺言。事实上,在春野樱或者很多人的心中,鸣人都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对,就是无所不能这个词,他带回了佐助,他战胜了斑,甚至战胜了辉夜。鸣人是一团火,让他们本能地相信他可以带来一切的希望。

四战最终结束的那个夜晚,她看到鸣人握着佐助的手很久不愿放开,也是第一次她看到佐助那双被诅咒被仇恨被血染红的双眼里充满温柔。他们两个之间总有一种别人插不进的气场,春野樱后来好笑地想,偏偏还不自知。

傻鸣人,佐助最后回木叶,不是向木叶妥协,也不是向我们。他是向你妥协了。

她想着想着就笑出了泪。那一年是鸣人担任火影的第三年,他和雏田结婚了。雏田身体在四战中受伤,加上心境沉郁,一直身体就不好。到第三年,竟然到了无法下床的地步。雏田一直心系鸣人,这个春野樱是知道的,可是她并没有料到日向家族竟以此来近乎要挟地促成两人的婚事。日向族长一方面出于爱女之情,另一方面出于政治方面的考虑,毕竟宇智波先例在前,便向木叶高层施压。对于木叶高层来讲,宇智波一族已荡然无存,日向一族虽一直安分,但是难保不出事。如果能够促成这桩婚事,对彼此都是一件益事。

她所知道的鸣人是不会屈服于这些压力的。可是,鸣人最后同意了。很久以后,她才从病危的雏田口中得知,当时牙去找鸣人问他还记不记得当时宁次死前的话,问他还管不管雏田的死活。

“小樱……这些都是软弱的我……奢……奢求来的。”雏田断断续续地说,身体孱弱的女子轻轻闭上了眼,泪水滑了下来。

“雏田……”

“小樱……你……你别怪鸣人……“

春野樱当时怔怔地想,我不怪他,可是他辜负了其他的人。

她也是自私的人,她永远忘不了在鸣人婚宴上,佐助刀锋般挺直的背脊,单薄的青年穿着暗色和服,满目萧索。

她看着鸣人过来向佐助举杯,看着佐助苍白着脸,罕见地露出笑容来祝贺。她为什么生气,因为他知道佐助为什么穿暗色的和服。他今天刚执行完一个S级任务,浑身有28道伤,最重的一道在腹部,至今仍在渗血。是这个……这个家伙突然一大早血人似的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只要求止血,全程却一贯沉默。

木叶不信任宇智波,宇智波佐助所执行的所有都是S级中也是危险度最高的任务。本该三日后才归的佐助,今日会出现的代价可想而知。



“春野老师,您能来看看这个病人么?”打断了春野樱思绪的,是新收的弟子池田奈。

按了按额头,春野樱一边起身一边询问奈病人是有什么特殊情况么?

自己这个弟子其实比以前的自己强多了,本身就出身于医疗忍者世家,体术更是女子中少有的出类拔萃,平时让自己省心的很。

“他的双眼好像是……嗯……传说中的写轮眼。”奈有些犹豫和不确定的说,却发现她的老师步伐一下子加快了。

奈只好也加快步伐跟了上去,不确定是因为早在二十年前世上最后一位拥有血轮眼的宇智波也已经死去,她甚至没有亲眼见过写轮眼。

宇智波已经成为木叶和整个忍者界的历史。

世上再无宇智波。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其实刚看火影一点不喜欢小樱。然后佐鼬大战后很多年没看火影。最近补了下,觉得四战里小樱真的成长了很多。所以才最感慨小樱应该最后不只是一个家庭主妇,她是纲手的弟子,是新三忍之一,她比想象中更强大和坚定。

我以前也不是很喜欢二助,我是鼬厨~可是最后真心心疼二助,因为世上就他一个宇智波啦。那些追杀鼬的年月里,虽然被仇恨所驱动,相信他心底还是有庆幸世上还有一个哥哥的。贴吧里有篇虐文无垢,印象很深。推荐给大家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