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流矢(深海/ABO)中上

致敬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ooc HE     平安夜快乐!晚上跟朋友玩得有点晚哈哈


我们偏要说:“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也不分开。“好像我们已经爱了很久似的。



中上


这是到了1940年了。


22岁的唐山海还不怎么老,只是跟十几岁散发着奶香味的Omega们比起来显得沉闷了些。海地香根草混合着旁波香的清淡味道萦绕在他周身,把整个人衬得越发雅致,仿若开到烂漫期的白玫瑰,只是那份艳丽被一层尘埃遮掩了。


他惯着的白衬衫每天都仔细地整理好,身穿的一身暗蓝格子西服虽老旧却显得他气色很好。下颌起初还有些少年的质感,经着这些年的漂落也渐渐尖了起来,可是眼神还是很清亮,岁月与战火与流离从未抹去其中的火苗。


他生得很不错,并不是五官有多精致,而是眉眼与唇角与鼻尖勾勒出了一种含蓄又勾人的隐忍味道。这种美并非固化在外表里的,却融合在整个人的气质中,很让经历过战火、见过死亡的Alpha们心动。


每次发情期都很难熬,唐山海这三年里很受这件事的折磨。这不是在校时的训练或是明面的厮杀,是从身体内部泛起的无力和渴望,无时无刻不削弱你。


找个伴侣吧。


心底有个声音在悄悄的说。


为什么不呢?


那个声音像藤蔓慢慢爬满了心房。





稍晚的时候,陶大春告诉他房子的事有着落了。

“房主陈先生明日晌午在浅水湾饭店等你。”陶大春着了个汗衫,用手背杠去了额角的汗说。他是个Beta,心里其实对唐山海有点儿意思,不过却不敢逾矩。

唐山海点了点头,然后用眼神询问陶大春还有什么事。

“家里人弄了点沪上甜糕,给你尝尝。”汉子搓搓手放下一个篮子,然后再不敢看他,飞快地走了。


唐山海拎个篮子走在回去的路上,他想起徐放跟沈惠下午说他的那些话,心里又难受起来。

以前在唐家,虽非金窝里养的,却也是老爷子捧手心里的,哪受过这门子气。况他也不是那种甘于忍气吞声的懦弱O,他知道他还有些力量献给他的国家。


可能需要一个契机。


他最终把那篮子甜糕放在了徐碧城的门前。

虽然不喜徐家夫妇,但是唐山海同样很爱护徐碧城,她让他想到很久很久前的自己。





第二日的时候,他按昨晚陶大春说的,到了浅水湾饭店。因为听说这位陈先生是留洋回来,家里很是有些背景,也是在十里洋场浪荡过一阵的,所以唐山海提早到了不少,并细心略略整理了下自己。


他等在浅水湾饭店里,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街上的人。

也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了,唐山海心里有些着急,可是他没有表现出来仍然坐在那里,和饭店里其他有身份的人看起来一样坦然自若。


这时,有个约莫二十多岁的男人从外面推门进来,他穿着显眼的咖色绣银边西服,左手搂着个穿着新式洋装的女孩子,身边跟着一个穿着旗袍、画着浓妆的少女。


那个被搂怀里的女孩子是徐碧城。


唐山海一下子失手打翻了茶杯,他快速站起来走向那个男人。


男人看到他时眼睛里闪过一瞬的惊讶,不过马上又恢复轻笑的神态,询问道,“在下陈深,是……唐先生?”


唐山海没理他,而是看着徐碧城说,“碧城,你怎么在这儿?”


他不满于男人与徐碧城的亲昵动作,他或许有些老派的作风,总觉得这样轻佻的男人不适合年纪还小的徐碧城。


“我……”徐碧城有些慌乱地捏了捏手帕,然后看了男人一眼,脸上泛起红晕。“跟陈先生过来的。”


陈深笑意便加深,接过话头说,“哦,是这样,不过……” 

他放开了握着徐碧城肩膀的手,缓缓贴近徐碧城的耳边。

“现在碧城你可以走了。”

他磁性的声音很好听,低沉的声音像是对情人的低语,在徐碧城心里酿出苦涩的酒。


徐碧城一下子脸色变得苍白,她有些无措地将手按在自己的小包上面,乞求一样地又看了眼陈深。


可陈深明明是对徐碧城说话,眼睛却没有离开过唐山海。仿佛唐山海是一块巨大的、有吸引力的磁铁,把他的目光牢牢锁在上面。


她的眼眶就一下子红了,有些埋怨地恨了一眼唐山海,捂着脸跑了出去。



“碧城!”唐山海从来都将徐碧城当作自个儿的妹妹,不想惹得她这样,所以心下更对陈深没什么好感。


“她还只有十六岁!”他将怒火都给了陈深,因为情绪的波动,周身散发的旁波香味道更加浓郁,挠得人心痒痒的。


陈深倒无所谓的耸耸肩,他跟唐山海身高相仿,这样面对面他能够清晰地看到他鼻尖上小巧的一颗痣。


“这可是徐家求着把她介绍给我的。”他想着要安抚唐山海的怒气,所以用尽可能温柔地声音解释。“而且我没有对她怎么样。”


陈深边说着边走近唐山海,像一只豹子慢慢靠近自己的猎物。


“我不喜欢她。”


他一步一步将唐山海逼进角落。


“我喜欢你。”





可唐山海又岂是甘于进牢笼的猎物,否则早些年在日本人那里他早就丢了不只一条命了。


唐山海并不惧怕陈深的气势,虽然他身体不如对面的Alpha强壮。


他仰起修长的脖颈,直视陈深的眼睛,唇角也微微扬起,嗤笑了一声。


陈深倒是被勾起了征服欲,这样烈性的Omega可是少见了……他饶有兴味的说,“你要租我的房子。“


他从口袋里套出一把钥匙,塞进唐山海手里,“我送你了。”



唐山海并不想接受,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陈深用手指按住。


陈深的手在他的唇角勾画了两下,然后想了想说,“你不能白拿我的东西。”


他的手让唐山海既不安又隐隐觉得被吸引,AO距离这样近很容易引发情热,所以唐山海腰部一用力挣脱了陈深的手。


他毕竟是黄埔出来的人,况且是在陈深并不打算过多反抗的情况下,很容易便反客为主将陈深压在墙上,用手按住陈深的肩。

“自然。”


唐山海不明白为什么这种时候陈深依然能笑得出来,就在他略略有些分神时,陈深噙着笑意,伸出手捏了唐山海腰以下,看他身子一软,马上拦到怀里。


怀里的Omega功夫不错,看来是受训过的。


但是对O的了解,陈深可是从里到外都是专家。

包括身体和心理的弱点。



陈深俯下身来,最终任由身体操纵吻上了唐山海被齿贝咬得显出艳色的唇,周身散发的信息素让唐山海的无力反抗它。


“回去等我电话,下周带你去马场。”



他声音听着,仿佛唐山海真的是他已经爱了很久的恋人一样。









作者:好像这样分章节,写不完,下次改改哈。感觉话痨如我起码10章。

评论(25)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