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归来 上(深海/ABO)半生缘 番外

前文接半生缘  结局一

ooc,深海HE,半架空

原创人物陈念,深海的儿子。

雷点:1956-1978


BGM推荐姚贝娜的相信爱很美。

觉得太配深海了。




正文


她涅槃在战火中。

一个初生的孩子如果犯错了,我们怎么能不原谅她。



 0


1956年的夏天是让陈念难忘的,他第一次踏上了异国的土地。

他是那时候第一批被派去苏联学习的学生,那年只有16岁。

少年背着单薄的行囊,西伯利亚的冷风吹起他额前的碎发,让人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

他脸庞的轮廓跟唐山海很相似,唯独眼睛像极了陈深。


陈念被确认为Beta后,便顺利进入莫斯科联工大攻读物理学,一呆便是二十年。期间相识了后来的妻子刘芳,也躲过了那十年可怕的岁月。

这十年间,他几乎一有时间就会往家里写信,他知道自己离开后唐山海一个人生活太孤单。可是,唐山海总是很久很久大概一年才回一封。

上面用俊逸的字体写着一切安好四个字。

陈念便也以为一切安好,所以就安心读书学习,想要不负国家培养之恩。

直到1966年的某天,刘芳过来找他,无意中看到了那些信。

刘芳研究是新闻学,她对于文字有种格外的敏锐性。她跟陈念说,这些信应该都是在同一个时间写好的,而且最近的几封写字的人应该已经换了。

陈念才如梦初醒。




1


唐山海走在回家的路上,跟同行的几位据说以前是燕大的教授都穿着上头分配下来的旧棉布衬衫。

他的腰在上次开批斗会的时候被以前还是陈念同学的王北踹了一脚,所以现在还是直不起来。原先白皙修长的十指已经被磨得都是红水泡,这十指连心一疼就疼进心窝里去了。

旁边有位名唤刘先生的年纪太大,干不了活儿,就只得每日被分剩下来米粥。而唐山海胃不好,晚上吃什么吐什么,所以索性就把自己那份给刘先生了。

他不年轻了,但也说不上老,脸上不大能看出年纪,就是跟他说话的时候语气会不自觉轻缓些温和些。


这次的纠察行动,翻来覆去折腾的还是他建国以前曾在军统的事情,他已经学会了沉默以对。

因为解释只能招来少年们更强硬地谩骂和对待。

在他眼里,这些人都只是些孩子。

他们好多初生在建国后,没有见过枪炮从头上飞过,无法想象身边就是亲人的死亡,也不能理解为何人会变化。

黑白分明的眼中事情也是是非曲直绝对定义好的。

他轻轻笑了下,想这也不能说错,要是一辈子没有那些腥风血雨、尔虞我诈也未尝不好。


“山海,给。”跟他关系不错的谭庆给了他根烟,这位说来也巧,是以前地下党上海站的,在敌后方潜入了很长时间,是当时汪伪政府财务长倚赖的秘书之一。

唐山海跟他在田垛旁呆了会儿,两人都没说什么话,就只抽着烟,或许也在回忆什么。

最后,唐山海用脚踩灭了烟头,眯着眼望了望要落下去的太阳,想着明日又要来了,不知陈念是否安好。

谭庆已经过五十五了,老烟枪,肺不好,这不刚抽完又咳嗽上。末了,长叹一句,“真不知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会结束的。”

太阳的余晖洒在唐山海身上,他的声音轻而笃定。



2

“唐山海!说!你到底为什么背叛!”王北拿着簿本狠狠拍着,阴暗的屋里,唐山海跟其他几位类似经历的人被指着。

被困在这小屋好几天了,唐山海头有点儿晕,他半靠在墙边,用手支着膝盖,沉沉地想这是哪里。

他恍惚间想起了在日本四七一部队的日子,明明已经好几十年前的事了,自己这是老了?

他舔了舔干裂的唇,将重复了好几十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蹲牢房他不怕,下得次数多了去了,就是这时候到底没年轻时的体力了,身体吃不消了。



王北可不满意这样,他正要说什么,一个小少年兵就跑过来附在他耳侧说了几句。

他突然笑了。

他有些开心地说,“这位唐先生原来是位Omega!哈哈,今晚让他跟那个瞎子Alpha一起呆着吧!”




 

原来唐山海这些年都悄悄用抑制剂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扮作Beta,不然独身的Omega又带着个孩子,闲言碎语必然不少。他虽然不在意这些,却不想陈念平白因为这些受到什么。

 

所以此刻突然被王北点出来,他的心沉了沉,可还没等他作什么反应,两个小兵就强行把他拉起来,带到了另一件屋子。

 

那屋子里也做着一个人,约莫五十多岁的样子,闭着眼睛,单腿支着。他身上破旧的衣服还有几处被老鼠蛀出了洞。

唐山海刚进来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人有点儿面熟,他在昏暗里呆了太长时间了,所以眼睛不太好使,有些费力地看过去。

其实,信息素他刚一进门就闻到了。

很像梦里他熟悉又陌生的味道。

 

可是,这是梦么?

他的手有点儿颤抖,步伐也不稳了,可是跟那个人越来越近了。

 

 

 

3

 

陈深的眼睛一直没治好,还是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团影,这是当年被日本人用药烧的,不好治不过这么多年一个人过也习惯了,没什么大碍的。

 

刚解放那会儿,李小男确实是有意思跟他在一起的。但他一个半瞎的人干什么还拖累人家,再说,他知道自己心里装了这辈子都放不下的人。

 

他的批斗倒简单的很,因为当年的的确确为了送出情报,他亲手结果了两位同志,所以一开始就把他折腾得要赔出老命。

无所谓地笑笑,他想这不算什么,不过是些磨难,人生总有些坎要过不是。

 

他被从北平送到这里,说是要干什么集中整治。

这不呆一天了也没人来通个信,他治好百无聊赖地想这几十年。

前二十多年的人生,后面二十多年的人生,他思来想去,觉得这辈子最运气的事就是当初选了唐山海。

我还标记了他。

想到这儿,他乐了一下。

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面容也勾画不出了,可是那种感觉还在。

这辈子注定就栽里面出不去了。

 

 

就在陈深胡思乱想着,他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小兵推了个人进来。

哎呦,这信息素怎么这么熟悉。

他抬起根本看不清东西的眼睛摸索地向前探去。









作者:写不完了.......明天不想上班了嘤嘤嘤....

评论(1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