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归来 下 (深海/ABO)半生缘 番外


ooc, HE ,略有林秦,半架空,前文参考:

半生缘    番外1:岁尽    番外2:归来  上    归来 中


推荐BGM姚贝娜的相信爱很美。

这个不是结局,手头临时有事所以结局会另写一章哦。

上中下尾声会有四章的orz





6


1969年的冬天,西伯利亚的飞雪也不能比陈念内心的坚冰更加寒冷。


又一次申请回国的报告被打了回来,当初来这里时的领队平日他们都叫范师兄的人狠狠骂了他一顿。


“别说你现在回不去!啊,就算你回去又能怎么样?!还不一样被关马房里!”范师兄拍拍桌子想要打醒陈念一样,他推了推黑框眼睛又长长叹了口气。

“陈念啊,你还是好好做了手上的事情。”

 

青年沉默地站在门口,颀长的身影拉出长长的一道。


他听了范师兄的话后,缓缓抬起原本轻垂的眼帘,沉重又喑哑地开口,“你不懂,那里有我的父亲。”

 


陈念走到靠窗户的地方,把头贴上去冰冷的玻璃,从小到大的往事走马灯一样飞快地在眼前闪现。他见到的唐山海跟所有人都不同,他的父亲,一个永远将挺拔的背脊亮给他的人。


在年幼连天的战火中,他的背脊不曾弯曲,单薄却坚定的肩膀将陈念紧紧护着。在解放后三下乡时,他的背脊不曾弯曲,即使艰苦也会督促陈念读书,教予他正直的品格和严谨的处事态度。在63年闹ji huang时,他的背脊不曾弯曲,他吃树根把少量的白面分给陈念,他父亲的胃病就是在那时落下的。


 

“我父亲,他,他的确曾经是军统的人,可是他所做的都是为了国家。”

“他在四七一部队度过了生不如死的三个月,在湘南根据地不吃不喝熬了七天为了破译日军的电文,就算,就算解放战争里他,他心软没有击毙曾经黄埔的老师,但,但……”

陈念用拳头砸上了桌子,对范师兄说,“你告诉我,他为国家几乎付出了一切,为什么现在要这么对他?我不懂!”


他的眼圈红了,却咬着牙不愿让泪水滑落。


因为唐山海告诉他,软弱是最无用的解决办法。

 

 

 



 


 

7

 


陈深眼睛不好,所以没法参与全部的劳动,所以只得央求着小红兵给他些简单的活儿干。


批斗还在继续,那位年纪太大的刘老先生终于没熬过这个冬天,昨天早晨发现在马棚里已经去了。


 

谭庆早上看唐山海状态不太对,背着个锄头脸色苍白得吓人,所以他赶紧快走几步扶了下他。“山海,你没事吧?”


他身上浓厚的烟味让唐山海清醒了下,他停下来喘几口气,缓了会儿,谢了谭庆一声说,“没事,寒腿老毛病了。”


“唉,这以前年轻不打紧,老了就不成喽。”谭庆拍拍他的肩,比划下自己的肩,说,“以前给汪伪那帮龟孙子打过一枪,还有个弹片现在还留里面,这么多年都疼麻木了哈哈。”


唐山海向他弯了弯唇角,这一笑显得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他的眼神仍然很清亮,从未变过,连眼角的细纹都变得好看了,脸上看着年轻不少。

 

“感觉你自从被分到跟那个瞎子一起呆着,整个人都……嗯,好像是这么个词儿,柔和了。”谭庆撞撞他的肩,揶揄了几句。


唐山海摇了摇头,郑重地跟他说,“他叫陈深,不是瞎子。是他以前从日军手里把我送出来的。”


“呦,这人我好像听过,那个捣了四七一部队的?是个汉子。”谭庆点了点头,然后瞧了瞧附近的情况扯着唐山海来到草垛后面,压低声音说,“我听说呀,上头要变了。”


 

 

8

 

这年的除夕来得格外迟,唐山海跟陈深蜷缩在马棚屋里,两个人又说起往事都像孩子一样乐得不行。


陈深跟唐山海说,我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还想着要不要给你立个衣冠冢,就拿那件你常穿的白衬衫。


唐山海就回敬他说,结果那衣冠冢都是你自己的信息素味。


陈深问他,“听说你有个哥哥?”


“嗯,长得一样,比我大四岁,死了。”


“哦。”


“别说我以前还羡慕过他俩,一块儿死战场上未尝不好。”


陈深听他一说就笑出声来,说,“你哥听你这样说,指不定气得从地里蹦出来。”


唐山海也笑着哼了一下,被陈深嘲笑全无以前军统唐队长的形象。


“我呀,宁愿呆在这儿,也不愿在那高大的上海办公厅。”最后,陈深轻声说了句,然后贴上唐山海的耳垂,吻了吻那里。


 

耳鬓厮磨,缱绻一生,莫过于此。

虽然时间、地点都不美好,可没有关系的。




 

9


1970年,整个国家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林秘书与江夫人矛盾计划,在蒙古坠机后,上头下达了停止运动的信号。


1971年到1973年期间,工作正式由周总主持,在周总的协助下全国性的整风运动开始,一大批老干部被恢复职务,被诬陷的几位老总也终于被平反。


第十次我们内部代表大会在这一年的秋天举行,新的委员会被选举出来。


可是斗争远没有结束,只是从表面上转移到了暗地里。


这样又过了两年,到1975年,四届全国会议后,才重新确立了新的方针与政策,黑暗的十年终于开始过去。


 





 

“出来出来,你们可以回家了!”


不知谁喊了声,在立春这天惊醒了一群人。


陈深有些费力地从昏沉中醒来,他习惯性地往身边摸索下,嘴里说着,“哎,唐队,他们说可以回家了,这不是在做梦吧。”


北方的早春仍然寒气逼人,陈深脖子被冻得蜷缩了下,然后发现身边的人没有给自己反应。


“山海。”


……


“山海?”


……


“山海!”


……



他的眼里一片白茫茫的光,只能看到人的轮廓,寒意终于浸透了骨髓。




可是,春天已经来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作者: 分章分得太少,导致结局得单独一章。也是开始没有想到写这么长,最后真的是HE,相信我,元旦怎么能让世上最好得深海不HE呢。


评论(3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