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让梦冬眠 一 (林秦/ABO)半生缘 番外

这次讲林秦的故事,预警看半生缘,cp是深海和林秦,本文基本只有林秦。

前文参考:

半生缘(双结局 深海/林秦) 

 番外1:岁尽(深海/林秦)  

接结局一:  番外2:归来  上(深海番外)    归来 中   归来 下  归来 尾声

本文接结局二

OOC   这个系列文风都很清奇   半架空   (背景可以参考流矢设定的背景,流矢讲得是另一个故事,跟这个系列无关,主深海,但是背景懒得再写一遍哈哈)

雷雷雷雷




让梦冬眠

 

 

我的梦就终结在那片血色的硝烟里,再也没有醒来。

 

 

 

 

0

 

那一天,他穿着红色的喜袍,静静地坐在床角。

艳丽的颜色把他一向苍白的脸衬得端庄又柔和,然后在我走近时,他突然抬起头,黑曜石一样的眼睛清冷地看着我。

毫无波澜的话语从薄唇中吐出。

“你就是林涛。”

 

 

 

 

 

 

 

 

 

1

 

1936年的冬天,皖北秦家出了件大事,一向顽劣嗜赌的嫡子秦亮竟然冲撞了林少帅。这林家在直系军阀里算得上很有势力的一支,现在当家的是以前林都督的幼子林涛。


说来这场发生在赌场的争执,林涛自己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常年呆军营里,性子豁达开朗,对政务上的事又不感兴趣,早年还曾走关系去黄埔当了一期军校生,很是在直系内部掀起一阵风波。


可秦家两位老人却是精明,想着这林涛虽已近三十,却还未婚娶。自己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虽是Alpha,那唐家过继过来的长子、现在已改名为秦明的可是个Omega。若是这能借故把秦明送进林府,自己可不攀上了这门豪门亲戚。


想着,他们反倒死活拉着林府的管家恳求道要弥补林少帅,自己家次子秦明是个O,正好可送给少帅当个暖床人。


这林家管家名唤王老的是个有年纪的,往前那是跟着林都督面过圣上爷的,所以说话很是有分量。王老也当林涛是半个儿子,听秦家人这么说,便想这少帅不急着娶亲,他们可急,这也是个法子。


不过这秦明是何模样品行,王老又暗地里跟秦家人去亲自看了眼。


那天正好冬至,秦明刚过了二十二岁生日,穿着以前秦亮的旧学生装制服在后院拿着本书看。单薄的衣服遮掩不住青年瘦削的腰身和挺翘的臀部,可是整个人的气质沉稳而安静,轻垂的眼帘遮住了眼中的肃穆。这个背影就让王老点了点头,然后暗暗嘱咐秦家两位说要备好事务,等他消息。

所以由王老操办,这事就跟秦家人说定了。


 

但这事儿的关键其实在林涛那里。


那王老深知这事可不能这么跟林涛说,以林涛的性子最看不惯这种旧习俗,是军阀里少有的Omega平权派。他左思右想,还是搬出了老太爷的祖宗牌位,拉着林涛哭着跪在祠堂那里说对不起列祖列宗,没能给林家留个后。林涛心软,哪里能见这么一老人在冬天这样呆着,所以赶紧也跪下说,成成,我娶!

 


那时林涛想着,不过是桩形式样的亲事,之后放了那Omega不就是了么。

 

哪想后来的日子里再也放不下了。


林涛在后来总跟唐山海抱怨说,我真傻,真的,当初怎么就不直接把人办了呢!

唐山海就嗤笑他说,那可能你就真见不着第二天的太阳了。

陈念年纪还小,就在一旁抱着林涛的腿说,“大爹,你要办了谁?”

“嗨,你个小兔崽子,去边儿玩去!”

 

 

 

 

2

 

到1936年的冬天,秦明已经来到秦家十年了。

 

他并不怨恨将自己抛弃的父母,你看,这世道就是这样,你总无法选择什么都如意的人生。Omega在孙先生刚颁布保护条约的那几年日子好过些,勉强能上学堂跟其他人一起学习,有些幸运的还出了些书,做了些文章,得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可是很快上头就变了,又冒出些大人物说Omega就应该遵循旧制,以前那条约真是荒谬。正逢外来的那些洋人们瓜分着地盘,他们也爱循着旧制的Omega,瑟瑟发抖等着他们。


所以,从几年前起秦明也没法上学去了,他只好翻些秦亮不看的书,自学起来。

 


战乱一直没有停止,秦明也希望能够为国做些什么。从前年起,一母的胞弟唐山海再也没有过来找过他。唐山海是个Alpha,他听说唐山海去了军校,这些年一直进行些卧底任务。


这个弟弟他最清楚,表面上看最是优雅冷静,心里却是狠决的厉害,这几年更是越发磨砺得不动声色。


而跟唐山海不同,他虽然表面看着是个寡言冷硬得难以接近的人,心却很柔软,这点从小到大唐山海也摸得一清二楚,所以他总是以秦明到底还是个Omega来调侃他。


不过虽无法举枪拿炮,但总有些法子国家需要他不是。他从少年还在唐家的时候就对医理很感兴趣,早些年跟着留洋过的陈医生学了一些。而政府现在不给配发抑制剂了,他只好给自己配了药,现在便背着秦家人在外面诊所打工。

 



今年冬天,特别是最近这些日子,他很奇怪为何一向刻薄对自己的秦家人赶着给自己做新衣,而且饭菜也好了不少。秦明心里疑惑,面上倒一如往常,他记得上月秦亮好像在外面犯了什么事,所以故意借口这个去找秦亮套些话。

 

秦亮最近听闻了父母的计划很是得意,他见着秦明便拍拍他的肩说以后到了林家可要好好帮衬着自己,最好能谋个一官半职最好不过哈哈。

 

秦明当时脸色就变得格外苍白,他怎么也想不到秦家就这样把自己“送”给了林家。因为气急攻心,他颤抖地握紧拳就狠狠甩上了秦亮的门。


可刚走出几步,秦家两位老人就追出来拉扯着秦明,然后秦亮的母亲有些尴尬地跟秦明解释起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来。


“明儿,你说这日子都定了,现在反悔可不成了!这林少帅一发怒,我们一家脑袋都得掉!”


“对对!”秦平也在旁帮衬着说,“我们上次一问呐,林少帅竟然说打算明媒正娶你进去,这可是半辈子都修不来的。”


他们解释的话在秦明耳中格外刺耳,他本以为自己看透了这不公的一切,却发现原来老天爷总会给出更大的考验。


他急促地喘息着,倔强地仰起头,手上却挣扎地更厉害。

 

“难道你就这么自私,为了自己,想看我们都死么?!”秦平了解秦明所以又加了一句,果然看他仿佛僵住了一样不停下了动作。


秦平见他安静了下来,心里想着Omega都这样,吃硬不吃软,便又摆出一副瞧不起的神色来,“况且你吃了我秦家这么多年的饭,现在一走了之怎么对得起我们!”

 

秦明闻言狠狠咬着唇,一丝鲜血流了出来,他四顾了一周生活了十年的秦家,又想起了唐家。


他想,哪里又是家呢。


他漆黑的双眸中神色淡淡的,终于缓缓点了点头,心也像这皖北的冬天结上厚厚一层冰雪。

 

 

 

 

 

 




评论(1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