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It's consuming me Trapped 10(林秦/pregnant有)

ooc与狗血都是我的。

雷点是:剧情全是我瞎掰,请不要细究orz。还有你们看到最后不能给我寄刀子,想想昨晚的午夜场 :)

 



工厂里面很暗,也很安静,所以有些微弱的声音特别明显。


秦明摸到口袋里的一个打火机点亮了微弱的灯光,这个打火机是以前林涛的,他失踪后秦明习惯在身上带点儿林涛的东西。他打量了下这个工厂,发现了很多疑似装有氰化物的罐子,表情越来越凝重。


他们顺着听到声音走到了地下室,竟然发现了有四个人蜷缩在那里。


那四个人看起来都不会超过二十岁,他们是三个小伙子和一个姑娘,好像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惊喜地看向他们。


刘宇认出了其中一个人,睁大眼睛问,“小吕,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被‘牧师’选中了么?”


那个叫小吕的青年却没有理会他这个问题,马上跑到刘宇面前抓住他的衣领颤抖地说,“你们怎么进来的?是来救我们的么?”


他的瞳孔惊恐地放大,秦明发现他的神智已经有些涣散。所以,秦明马上抓住他的手,让他冷静下来,然后简要跟他说了下情况。


谁知听完他们的叙述,这个叫小吕的青年崩溃一样跌坐在地上,他双手抱着头仿佛整个人都绝望了。他喃喃地说这是报应,这是他们窃取灵感的报应。


刘宇看到他这样,心里也越发没底,他认出了其他三个人也都是跟他一个学校的同学,都是学画画的。


秦明转向其他三个人,希望他们能说明下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其中一个短发打着耳钉的小伙子双眼无神地看着地,跟秦明说他们其实也是接到了“牧师”的邀请来到这里,却发现来时没有被锁住的大门出去时打不开了。他们已经在这里已经呆了快两天,没有人过来,也没有其他出口可以出去。而且这里仿佛屏蔽了手机信号,根本无法联系外面。


秦明听到这话马上脸色一变,他拿出手机看了眼,然后快步走出去。片刻后他沉默而表情凝重地走进来。


确实,现在他们都被困在这里了。

 


 

秦明打量着周遭的环境,仔细检查是否还有别的出口或者可以破坏出去的地方。可是结果却令人失望。一旁的姑娘轻轻地说这两天他们已经找了无数遍了,但是都没有。


她终于忍不住痛哭出来。

 


 

到夜晚的时候,工厂变得极其寒冷,被困在里面的人的心也冷了下去。姑娘穿得最少,颤抖地打着冷战,秦明便把大衣脱下来给了女孩子。她在一众男人面前不方便解决生理问题,秦明便带她到隔壁的一个角落里,帮她遮挡着,然后跟她说些话转移她的注意力。


因为脱下了外面穿的大衣,他腹部的隆起变得格外明显,姑娘好奇的目光就瞧了过来。秦明在这样的目光下有些不自在,但是这目光充满着善意和关心,他只好微微别扭地偏过头,耳尖微微红了。

 

 



秦明让大家说些事情,不要睡着,因为这里是化工厂,长年废弃不保证有毒物质是否会泄露。而且天气寒冷,容易失去知觉。

可是到快凌晨的时候,在秦明出去再次寻找出口的之后,小吕还是撑不住阖上了眼。


 

他们是在地下室一层,在秦明走上去的时候,他终于发现有些不对的地方了,他再次闻到了细微的杏仁味。


轻微的氰化物在空气中挥发。


肚子里的宝宝仿佛也感受到了不适,不安生起来。可是秦明顾不上腹部细微的疼痛,马上走回了地下室,通知五个年轻人。

 

 



“小吕!小吕!”刘宇焦急地拍打小吕的脸想唤醒他,却只引来小吕更严重的恶心和呕吐。秦明示意刘宇让开一些,他快速翻看小吕的皮肤黏膜,发现上面已经出现樱红色。胸部紧缩伴随呼吸困难,秦明想到下午的时候小吕在一层呆了很长时间。


小吕因为呕吐物堆积在喉间而感到晕眩与窒息,他无力地想用手抓着什么,便抓住了秦明的袖子。


秦明马上握住他的手,语气笃定而温柔地告诉他,“放缓呼吸,冷静。”


他俯身用嘴帮小吕吸出了些喉间的呕吐物,一边用手示意帮助他调整好呼吸。他的额上渗出了些汗,他的眼神是那样冷静与沉着,手却又温柔地安抚小吕。

或许是他掌心微薄的温暖,或许是他坚定地救护动作,让小吕渐渐平复了呼吸。


旁边的几个人年轻人都震惊地看着他的动作,姑娘没忍住又流了滴眼泪。



秦明见小吕呼吸变得平缓,胸部痉挛减弱,才松口气般停止动作。

他看着另外几个孩子拥上去问候小吕,自己后退到角落里,悄悄用右手安抚着腹部的抽痛。

他眉间的凝重没有消散,他不能跟这几个孩子讲目前的情况有多危急。他闭上眼睛,在大脑中搜索可能的方案和逃出的方法。


他最终将目光放在了.......

 







作者:如果工作变动的话,下周后就不能愉快的更文了,所以尽量这周完结这篇。然而我发现恐怕还得再来三章,因为我是个话唠

评论(15)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