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yi

理性的浪漫

越难越爱 番外 双生(林秦)

ooc,HE,以前做过缉毒特警的林涛x以前做毒贩卧底的秦明,与真人无关

正文参考:

0-2   3-5   6-7  8-9  10-11   12-13    14-15   16-17   18-19

20-21   22-23

说明:写的文里没有其他人真正碰过主角的情节,坚持肉体上两人只有彼此。

时间太长了这文,大概下一次就放正文结局大纲,然后就完结了。然后最近写的文都有点逻辑出走,请见谅。




番外 双生


0


2010年初春,时任云南省缉毒特警一大队队长的薛伟第一次找上了还在读大学的秦明,为了秦颂死后那条断了的暗线。这是一个盘踞云越边境线的毒瘤组织,他们已经为此努力了很多年,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好的突破口。当年的秦颂已经在这个贩毒组织里取得了一定的地位,却蹊跷地死于一次意外火拼,从那后他们便怀疑是否有内鬼的存在。因此,从2005年就将这次行动也称718计划搁置,直到最近因为出现了新的突破点,他们决定全部启用新人,用陌生面孔去执行这次行动。


秦明没在家,薛伟只好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他看着外面倾盆而下的雨,想起了这次特招进队的几个毛头小子。里面有一个令他有些在意,因为心理压力测试的时这个叫林涛的孩子拿了最高分。


一个好苗子。他想。

 


那天正好是秦明生日,林涛去给他庆祝,顺便告知了秦明自己入选特警队的好消息。林涛这个人看着粗心思却细,在床上总是格外的温柔,这天或许是因为兴奋,动作难免有了些粗暴。两人缠绵到深夜才分离,秦明知道明天一大早林涛要去报道,所以拒绝了林涛送他的要求,自己撑着伞回来了。


其实秦明不太好,雨太大,走到半路,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些发烧。而且,他母亲也是这样一个天出外勤遇的车祸,自那后他对雨天总是不喜的。


快到家门口时,他看到了靠门口抽烟的薛伟,那时的薛伟额头眼角还没那么深的纹路,他眯着眼盯了秦明看了会儿,然后简单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薛伟心里也在打量秦明,秦队长的儿子,他们未来的新线人。


虽然秦明什么话都还没说,但薛伟的直觉告诉他,秦明会答应的。他们这行有的时候直觉比理性更为重要。


秦明沉默了很久,最终带薛伟走进了冰冷无人的家。


薛伟告诉秦明,之所以选择他是因为秦颂在组织里之前有过一些关系,如果他能以秦颂儿子的身份接近这些人将会比派一个新手更有利,而且他是生面孔不会令他们产生怀疑。


他们掌握到这个组织新上任的陈鹏有些特殊的癖好,特别喜欢带一些男孩子出入当地的酒吧,这可以当作一个切入点。不过,他也很严肃地告诉秦明这件事的严重性,因为他们至今也没有弄清楚当年秦颂到底是怎么死的。


秦明在此之前没有受过专业的卧底特警训练,但是他读的是刑事法医系,而且恋人林涛可是正儿八经警校出来的,所以他对此事的危险程度有一定了解。


站在警察的角度,薛伟希望秦明同意,但是站在秦队长朋友的角度,他又有些犹豫这样将一个本来不相干的孩子拉进来到底是否正确。


“我不是不相干的人。”


当时也只有二十岁出头的秦明还没有学会用发胶打理出一丝不苟的发型,也没有穿上将心一同锁住的三件套西装,他穿着普通大学男孩子都会穿的运动鞋,加T恤牛仔裤,还稍显稚嫩的眉眼却透出一股子坚定。


父亲的事是他心里永远过不去的坎,即使只有一线机会查明真相,他都会奋不顾身。而且,他想起了以前还没入警校的林涛跟他谈起自己理想时的神情,他答应了薛伟的安排。



 

1


秦明瞒着林涛接受了薛伟的培训,那时的他也不知道薛伟同时也是林涛的队长,他只知道林涛也将要去执行一次缉毒任务。

林涛说回来后陪他一起去看父亲。

 


2010年夏末的时候,秦明在薛伟的安排下伪造了身份,扮作酒吧服务生混入了陈鹏常去的那个酒吧。因为之前对陈鹏有了一定了解,很快秦明成了陈鹏的身边人。


陈鹏这个人跟资料说的不完全一样,他喜欢带着个金丝眼镜,看起来像是个斯文人,虽然常带男孩子去开房,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这跟预想的情况不太一样,秦明觉得这太奇怪了,奇怪到他不免开始怀疑陈鹏是否有些身体上的隐伤。他的目标是要取得陈鹏的信任进入到组织里,现在的局面不太有利,秦明冷静地思考自己能够尽快接近组织的方法。


他跟陈鹏说自己无父无母又没钱,也想要接触些生意好来钱快。陈鹏哈哈一笑,揉了揉他的头说跟他当年想的一摸一样。后来真的带他去了开了几次内部会议,不过秦明没有权限进去的。


变故出现在十二月底的时候,秦明用身体帮陈鹏挡了一枪,从此真正的被陈鹏所信任。


到2011年初,秦明终于得到了进入组织的机会,他认识了当初秦颂身边的亲信李叔。李叔算是半个越南人,很多比交易都从他手上走的,秦颂以前救过他一命又救了他妻儿,所以李叔对秦明态度很好。


秦颂之前还有一个比较铁的哥们叫疤头,不过疤头地位比较低,秦明主要从李叔和陈鹏那里获取情报。2月中旬的时候,李叔突然暗示秦明最近组织上头变动,陈鹏可能会成为弃子,这次在金三角的交易可能就是个圈套,劝秦明尽早自己做打算。


秦明是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这也是李叔的试探,所以默不作声,心下却思考如何完成薛伟前些日子联络他获取的这次交易的具体位置。虽然他是新人,但因着秦颂儿子和陈鹏“情人”的身份,在组织混得还算不错,可他仍然无权参与会议。组织的头目他没见过,陈鹏说那个人很危险还是少接触的好。


“我们可能还有些牵挂,他却已经没人性了。”陈鹏说这话的时候,还注射了一剂新型毒品,他不碰秦明却要求秦明片刻不离地陪他。秦明有天从他皮夹里看到了张照片上面是两个小孩,旁边还有模糊的字迹写着李鹏和李力。秦明想起了陈鹏每月都会让他去汇的那笔钱,收款人就是李力。


因为无法参与会议,里面人口风又严,秦明一时间也没什么机会,但是他有次从酒醉的陈鹏那里得知时间大概就在三月中旬。


迫在眉睫的时间逼迫秦明必须要想出办法,他想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2


林涛在薛伟手下又带了一个小队,专门负责对陈鹏的监控和行动。一来前几次行动让薛伟肯定了林涛个人能力,二来他意外发现这个年轻人的脑子也灵活,面对意外能够及时调整方案。毒贩历来就是亡命之徒,这一群小伙子也是把脑袋拴裤腰上,是要拼命的。


这年的林涛还没有以后刑警队队长收放自如的气度,他紧张地卧在金三角目标基地的树林里,警惕周围一切变化,这距离情报给出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然后把父母和秦明的脸从脑海中描摹一遍。死对他来说是抽象的,不是没想过,却还老觉得自己会回去的,他家宝宝还等着他。他本来打算这次任务结束后就回家跟父母坦白自己跟秦明的事,反正就是决定在一起了,老人们接受不了就慢慢磨嘛,虽然秦明绝对会严肃地表示不同意说他草率,然后自己耳尖悄悄泛红。


想到这,林涛不绝咧开嘴笑了笑,几周没时间打理的胡子衬着有些狰狞。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整,炽热的阳光晒得人眼前发晕,汗水顺着下颚滑进迷彩服里。



 

 

七十二个小时前,陈鹏从昏迷中醒过来,他意识到了秦明竟然敢给他下迷药,从而替他去参加交易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他感到自己被愚弄了,可是秦明已经代表他登上了去往金三角基地的飞机,而且他不知道的还有秦明已经将情报送出去了。


三日后的下午三点,云水湾。


陈鹏很愤怒带着自己的人赶到了云水湾,他决定给秦明一些教训。他知道这次交易的地点不在云水湾,上头本来要用这次的生意来将自己踢开,可是哪有这么容易?陈鹏想看看秦明到底卖的什么药。


所以,他照常出现在秦明面前的时候,观察着秦明的表情,惊讶愤怒或是惶恐。可惜他很失望地什么都没看到,秦明干脆又利落地喝下了递到他面前的酒,然后少有的挑衅一样看着陈鹏,连平日过于淡漠的双眼都显得无比倨傲。


好,很好。


陈鹏心中想,他附在秦明耳旁说了句什么,然后看着年轻人的脸上一点一点褪下血色。


与此同时,林涛已经带着小队出发了。

 



3

 

距离情报里所说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林涛在见到出现在目标里的第一个陌生人时,心里突然打起鼓来,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些异样,可是又说不出来。


然后,他看到一个带金丝眼镜的男人揽着一个人的腰出现了。在男人怀里的那个人面色绯红,唇角却异常苍白,他仿佛全身脱力一样靠着,不轻易的抬眼却让林涛差点丢了手中的枪。


也就在这时,一声爆炸炸飞了他身后的小武,鲜血溅上了他的脸。



这时场残忍的交锋,因为情报给出的时间有误,而对方明显准备充分,林涛他们完全处于被动的局面。对方一队人马口中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却不要命似冲上来,还有一些恐怕不过十岁左右的孩子,瘦骨嶙峋一出手却是威力极强的炸弹。


林涛知道恐怕自己这一队要全赔在这里,血跟泥土遮住了他的脸,他小心翼翼地接近树林深处的那个屋子,刚刚那个男人搂着人就进了这里。而之后几辆吉普车也抬下来一箱东西进了这里。


吵杂的耳机里传来薛伟大吼撤退的声音,林涛一伸手把耳机扔了,然后目光凝重地匍匐前进。


因为他看到被带进入的那个人是秦明。

 





陈鹏的情人,组织的新人。

林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也无法控制住自己有些颤抖的手指。他想那到底是谁,一定,一定是我眼花了,宝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应该在学校上那些劳什子解剖课。


直到他看见了陈鹏捏住那个人的下颚强行给他进行了一次静脉注射,而那个人小臂露出了一个L的纹身,那是林涛曾经开玩笑跟秦明一起纹的,自己身上也有一个。秦明本来挺不喜这种事情,因为看着高冷的预备法医先生怕疼,可是林涛兴致高,他也就忍着纹了一个。


 

秦明。


秦明。


秦明。


林涛感到自己的血液全往头上涌,他还看到秦明拉下陈鹏的脖子不愿放手,大概陈鹏安抚了他一下又理了理衣服走去了吉普车里。


而旁边的箱子里就是大批的毒品以及枪支,林涛咬牙将自己的眼镜从秦明身上移开,然后在外面吉普车上埋了定时器。


十秒钟后爆炸。


他见到同队的大封拖着伤脚想要丢个炸弹到那个屋里,连忙抢了过来,然后让大封给薛伟发信息支援。恐怕交易还是在这里,只不过时间变了,他们的行动泄露,被对方将军了。


林涛像杀红了眼一样冲进了枪雨里,他的世界仿佛缺了一角,然后,全部崩塌了。



后面的事,林涛记不清了,但他知道他给了陈鹏致命的一枪,然后爆炸声让他陷入了黑暗。


所以他也不知道,秦明最后看到他时的毫无血色的脸。




 

4


除了陈鹏,由于林涛的果断,薛伟及时带来援兵,将交易的毒贩全部抓获,但组织仍然存在。这次林涛的队伍除了林涛重伤昏迷,其余人全部殉职。林涛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护,但是医生诊断头部损伤,什么时候醒来也不好说。


薛伟看到秦明魂不守舍地守在林涛的病床前,也没法开口让他继续任务。


整整三个月,秦明都呆在医院,一方面要清除体内陈鹏注射的那些毒品残留,另一方面他执意自己帮助林涛按摩身体,清理衣物,还帮他刮了刮胡子。所以到六月的时候,他反而减了十几斤。

 



后来,六月中旬,秦明还是撑不下去了,直接送去急救室。他周身又没什么亲人,薛伟只好帮他也办了个住院,说自己是他哥。医生还揪着薛伟说了半天病人都这样了,那个胃,那个体脂率,还能再差点么。


薛伟心里也是愧疚,他原先并不知道两人的关系。


就在这时,正好在秦明倒下的时候,林涛却醒了,但是却忘记了过去的事,确切的说忘记了跟秦明有关的事。


秦明一醒来就要去林涛那里,却听薛伟说了失忆的事,愣是再动不了一步了。


“他,还好么?”秦明背过身半饷然后轻声问薛伟,宽大的病号服穿在他身上衬得骨架显得格外小,背脊瘦削地撑起身体,又倔强地不愿弯折。


“臭小子么恢复快着呢。”薛伟靠门上回了句,然后问起秦明的打算,告诉他关于工作的事自己可以帮他,算了算也快毕业了。


可是秦明抿了抿唇却没有回答他,只是让他别把自己的事告诉林涛。




 

所以,当薛伟知道林秦两人最终竟然都进了龙番警局的时候,不禁暗笑一声。

你看,这就是缘分,兜兜转转又绕回来了。




完  


评论(11)

热度(129)